校园里的油菜花

来源:平利县城关第三小学  陈少乾  2024-04-25 阅读:503

   这是一所县城小学,在陕南山区县城来说,规模还算大的,师生员工差不多两千人,学生大部分是县城居民子弟,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乡镇进城务工人员或单纯进城就学的,甚至还有少数县外市外省外师生。

学校的绿化是很好的,几十棵碗粗的香樟树,冠盖如蓬,散发着淡淡的芬芳,两排粗壮的银杏树凸显出季节变换的美丽,那左右对称的棵高大的红玉兰,总是在春季开学时绽放出满树粉白光润的缤纷花朵。两座紫藤萝花廊春花夏叶秋果,一片意大利红枫演绎出枫林晚的浪漫。雪松挺拔,桂树婆娑,海棠依旧,香橼挂枝头,密植的栀子花与红叶树相依相偎,茶花姹紫嫣红,杜鹃花团锦簇,紫薇树摇曳生姿。

学校的绿化管护也是很好的,乔木都身佩铭牌,标明了学名、种属,根部都预留有网状透水设施;灌木与草坪都有小巧的护栏,有爱心提示;藤本植物都有廊状构件,撑起一顶顶绿色帐篷。并且,不定期修剪、松土、浇水、施肥,因此,这满园绿植高低参差,四季蓬勃,花果不断,吸引了校内外师生群众顾盼流连,啧啧称羡。

学校从西往东,大致分为运动区、教学区、生活区。发现花坛中的油菜花,是在后院生活区。距餐厅不远,离校长办公室更近,几乎就在校长办公室门前。这个花坛里,草坪是麦冬,乔木是木瓜树、紫薇树,灌木是红叶树,与油菜花紧挨着的是正开得如同紫云笼罩的一大丛杜鹃,还有花朵硕大的芍药,亭亭玉立的山茶。油菜大约一米多高,散生着十几根分支,已经过了盛花期,密密麻麻结满了菜荚,只有顶端还稀稀落落开着黄白色的菜花,蝴蝶和蜜蜂在杜鹃、山茶和菜花间飞来飞去,它们好像更偏爱菜花一些。这菜花远没有大田里壮观,但却比大田里生得恣肆舒展。花坛里长出油菜,意料之外,却也是情理之中,小城周围,漫山遍野都是油菜花,这是当地主要食用油原料,也是一道绝美的风景,河边路旁,也常常见到三三两两自然生长的油菜,花开花落有人看无人管,让人惊喜,绝不生厌。人们熟悉它,喜欢它,护着它,哪怕它长在院子里,也自觉不去清除它,反倒招呼着它,并不指望它结个三瓜俩枣,只是潜意识里单纯地视它为庄稼青苗。所以,开学初管护花坛的人松土施肥浇水修剪,也顺其自然地管护了它,师生员工,来来去去,也视它如花草,甚或,因为是油菜,反倒倍加爱惜,于是,这油菜就在花坛自由生长,欣然开放,宣示着春天的消息,也炫耀着大家的包容与宽厚。

这也让我想起了安康城区金州路的一棵泡桐树,金州路是安康城区中心街道,商贸繁荣,车水马龙,主干道规划的行道树是香樟,但在金州北路与五星街交汇处,却昂然挺立着一高大的泡桐树,树围差不多两个人才能合抱,树旁边是公交站点,每次在那里候车,我都要多看几眼这大树,也深深感到一种包容善待的暖意。

大概10年前吧,曾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参加一个培训,课余,漫步校园,在奇花名木中,也看到了秦巴山间常见的马尾松树林,还有合抱粗的构树,据说,这一所211大学,当初创建之时,校区还是一片农田,这构树是农村人喂猪的好饲料,春夏秋采鲜叶喂猪,采的快,发的快,吃不了的晒干成糠,冬季煮了喂猪,这样喂出来的猪肉质皮实爽口。我想,眼前大学校园的构树,绝不是留作喂猪,只是纯粹因为包容,因为宽厚,给予平等的关爱,对一棵树如此,对一个人更是如此吧!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。所以,一路走来,学校越来越发达,成为国内国际有名的电子军工强校,为国为民培养了一大批顶尖人才。

无独有偶,记得在深圳,冒雨游览梧桐山,在陡峭的步道石阶上,常常会有高大的树木被原生态保留,有时是步道绕过树木转一个弯,有时树木就在步道正中,就围着树砌一圈石料,留下足够树木生长的空隙,这些树,都是山上本来的树种,随处可见,算不上名木,年代看来也不是很久远,自然也算不上古树,但人们依然如此善待包容,足以令人动容暖心,足见特区的厚德包容开放潜质,厚德载物,难怪深圳可以做大做强,此可窥一斑!

龙年春天,在平利,在这所校园,看到了花坛里欣然生长的油菜花,也看到了包容宽厚的人文底蕴,幸甚至哉,文以志

  • 编辑:admin
  • 回到顶部↑